逾年见字

[叶平]高朋 04


抛开旧爱关系不谈,孙哲平在叶修印象里,一直分类在“高朋胜友”一栏,和良辰美景相关,好得像一帘幻梦。美梦当然是揣好了放在心尖子上才最讨喜,时时勤拂拭是下策。叶修是决绝的人,彼此曾多么葱郁,他后来便多么希望与孙哲平永生隔绝。
这是年轻时候的念头了,此刻追忆于事无补。孙哲平的出现是个机遇,叶修跃跃欲试,同时满心期待对方这十年过得和自己一般形影相吊。堆挤在嘴边的无聊问句他不想出口,心态类于近乡情更怯。
孙哲平可不管这些。“吃什么?”
“嗯?”
叶修倒车入库,娴熟稳准得没看后视镜。
“吃什么。”
“回家叫外卖。”叶修早打好了如意算盘。
“可以。”

不得不说孙哲平长进不少,至少十年前他可绝不会把确定对方已经听清了的话再重...

【修伞】听琴奏(中)



有些事,醒悟得早了,便失了兴味;人间总要有痴人,才有跌宕起伏,心念不死。可有些事,若当真迟迟看不穿,读不破,想不通,于人是辜负,于己是悔愧。平心静气,超脱物外,自然能冷眼看穿;可是谁能永远那么清楚,那么明白——叶某不才,是时太过年少。抽身不及,为时已晚。



思及此处,手中兵戈的冷瞬间透过皮肉,寒凉入骨。心里转转难去的某人回身来看我,笑脸依然坦诚相见毫无芥蒂:“将军,何故延宕?”


原来我正握着一柄寒光凛凛的战矛。


回过神来,刚刚动摇的思绪已经平稳。我看向手里的战矛:“苏将军这是何意?”


“将军可还用得顺手?”他笑得舒畅,“实...

【喻黄】无猜(上)

黄少天小时候是孩子王。
 小区院里一群年纪相当的熊孩子,属他皮实机灵。看门儿的老大爷眼皮子底下,他能逮空刨了灌木丛玩藏宝。干脆面里送的小卡片一套大概几百张,他手里的总是最新最全。对面别墅区的窗户被一脚直球碎了响儿听,他不逃不躲,直接给闯祸的娃背了黑锅,转头被家法收拾得屁股遭殃的小黄少还能强撑着笑脸安慰人:“没事儿,你妈还给我做过桂花糕吃呢⋯⋯好好的哥儿们,别哭啦!”
 综上所述,一方子民敬黄大侠仗义敢为,一致推选他为头儿。他说去哪儿玩就去哪儿,他说不带谁玩就不带谁。
 最近遭了排挤的是新搬来不长时间的喻文州。黄少天第一次见他时摔了结实一跤,灰头土脸地抬起头来就看见面前站...

[修伞] 听琴奏(上)

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,可与言者无二三。


转过巷口,已有一首《阳关三叠》郁郁地压了耳。鸦青长袍裹纳的人似从画的极墨里行来,要循这音响再走到曲里去。烟云缥缈得正合离别,他却停脚,在有声有色的地方叩一扇虚掩的门。

原来竟是一出团聚。

饮歌的人徐徐停了韵脚,偏还勾着一丝绕梁不绝。

敲门声还在响。

“我来将你下酒了。”


多年前许的诺,还作不作数?不速之客这样问,抖抖衣裳,像要甩掉一襟江南水气。

总是作数的。吴雪峰点头。“美酒自然有。”

那我便不客气了。来人仰在梨花木椅上,哈哈一笑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吴雪峰奇道,“我看你倒像来时便是醉的。”...

[叶林]Old Flame

【上】

叶林,白汐生贺。

林敬言做了个梦。
岁数也不小了,离开荣耀联盟时间也够长。年少时候的荣与辱,辉煌与质疑,该散且散。以前的朋友,不联系也是情理当中的事。
可偏就有这么个连朋友都说不上的人,时隔数载来扰人清梦。林敬言惊醒后一身冷汗,从长回味起似隔世经年。

[01.]
林敬言右手支着电话,左手拎着购物筐,转过超市巨大的货架。应该买些挂面放家里备着,顶好是杂粮的——早上吃些面食对胃好,毕竟粥吃久了也该换换口味。
“我知道,不会忘的。别,不用,我去取就行。——我爸妈那边你也不用挂心,他俩早连飞机票都订好了。”他弯腰去看标签,碍于两手都没得闲,只能把电话换到左边,抵在肩膀上,费力地偏头继续说着,“……喂?——哦...

[叶平]高朋 03

03.

高朋
叶平,警局paro,前篇续。

by 逆戟

要说叶修早忘了前情,那是不可能;更何况孙哲平这副几乎没改的德行,差不多就是前情提要,巨细无靡到当初毛头小子们血脉贲张的细节。
——但要说他念念不忘呢,却是错得更离谱。
“叶修。”
一个办公室两张桌子,两位好同志。叶修咂咂嘴,看着到下班点儿了准备收拾了回家睡觉去,正准备起身,旁边的人比他更快。孙哲平一推桌子,滑轮椅向左转过来,刚好挡住叶修去路,端端正正地面向他。
叶修心里哎哟了一声,脸上正经八百端出礼贤下士的好长官标配慈爱表情——不用看,从隔壁科王杰希表情包里复制粘贴来的。一边盯着孙哲平,一边转移注意盘算起了晚上吃啥。转移注意很好,他可以不用把...

[叶平]高朋 01-02

叶平,警局paro。 游戏之作。

01.
叶修坐在办公桌对面的小板凳上,整个人都矮了一大截。办公桌这边的人也不说话,低头看一份天知道什么内容的文件,根本没有鸟他的意思。
“这个……我说,冯局啊,”叶修宁可多办十个case,也不想在顶头上司的办公室里多待一分钟。这是在他坐立不安了半小时后得出的结论,其实主要原因还是没有事做,以及没有烟抽。不是真的没有,叶科长左兜烟盒右兜火机;但毕竟是在人家地头,况且全局都知道老冯不抽烟。好歹得给老前辈留点敬重不是,更何况人家一直挺提拔自己。叶修一边在心里感慨自己真是善解人意体贴温柔啊,一边又硬着头皮开了口,“您找我这是……什么事?”
“之前的事,你怎么办的?”...

[韩楚]郎君



“韩前辈你好,久仰了。楚云秀。”
“楚小姐客气。彼此。”

荣耀娱乐公司近期最大手笔的策划是部电视连续剧,《郎君》,大型的,足足有七十二集,剧本写得跌宕起伏险象环生,什么勾心斗角爱恨情仇通通满足你。选角是件吃力不讨好的活儿,叶导演叼根烟在著名男演员的照片儿里翻了半天,竟觉得没一个能hold住女主演的气场,于是把觊觎的目光投向了刚好给他打电话的歌坛老相识。
“你在歌坛都混成歌皇了,不来我这试试唱而优则演?”
“没兴趣。”
“哎哎,别这么无情,也不先问问谁是女主演?”
“谁?”
“楚云秀啊,就现在最出风头,四处被叫女王的那个。诶我说你可别小看这妹子,原作者钦点的演员呢。”
韩文清冷笑,“小丫头片...

wwwwwwwwww


青争:



今天的重庆商报对昨天大家为叶修庆生的报道


我叶神就是帅呆了!!!


图很大,点开就能看清楚了


纯文字版:


叶修是谁?20万网友为他庆生


  叶修,双子座,生日为5月29日,是一个身高1.78米的“男神”。被誉为教科书级别的顶尖高手,因为种种原因遭到俱乐部的驱逐,离开职业圈的他,寄身于网吧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管,但是,拥有十年游戏经验的他,带着对往昔的回忆,开始了重返巅峰之路。


  昨日,叶修在网络上可谓红透了半边天,有超过20万网友为他庆祝生日,在新浪微博的“热搜榜首页”上,叶修的热度一度排名前五,风头之劲盖过“凤凰传奇”。


  你可能想不到,叶修不是真的人,那他到底是谁?


  “很感谢生活中有他陪伴”


  昨日,在新浪微博“0529叶修生日快乐”的话题里,网友们纷纷晒出了他们为叶修庆生的各种方式,有的为他制作明信片,有的为他画肖像,还有的为他录制祝福视频。


  32岁的卢小姐,家住南岸区附近,是叶修的铁杆粉丝。卢小姐告诉记者,她是今年二月开始了解叶修的,一下就被他强大、温柔、坚韧的特点所吸引。


  而在另一位29岁的河南网友“闲闲”眼中,叶修是个无所不能的人,在生活中要是遇到挫折或者困难,想想叶修,就会重新找到动力,“叶修真的是我们大家的荣耀,很感谢生活中有他的‘陪伴’”。


  “最后的夺冠最为精彩”


  叶修是谁?稍微上点年纪的网友都找不着北。


  叶修其实是一位虚拟人物,是游戏类小说《全职高手》的男主角,日系风格的形象让无数小说迷狂热。


  《全职高手》的作者是一位80后北京小伙,笔名叫“蝴蝶蓝”,作品多以网游题材为主。


  “整部小说有500多万字,我用了三年多创作而成”。“蝴蝶蓝”告诉记者,这部小说的灵感源自于竞技,例如足球、篮球,甚至是围棋。


  当记者问到,书中叶修在哪一情节表现得最精彩,“蝴蝶蓝”毫不犹豫地说,是最后的夺冠,因为这体现了叶修对胜利的执着,对冠军的追求,“他原本已收获了足够多的这些东西,但他依然在全心全意地为此付出,坚定着从不动摇”。


  一个虚拟人物,在现实中却有那么多人记得他的生日。卢小姐表示,叶修是她在“二次元”世界(指动漫所构建的幻想世界)的“男神”,“很多粉丝说他是‘三次元的人生导师’,虽然这种说法有些夸张的成分,不过这证明了叶修给很多粉丝带来的是正能量”。


  揭秘


  叶修是“次文化”代表
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叶修的粉丝主要集中在80后,当然也有一部分90后和少部分00后,而小说中的叶修从人物的塑造来看,追求的是一种小众的风格,也就是所谓的“次文化”效应。


  为何大家会记得一位虚拟人物的生日呢?“蝴蝶蓝”认为,这是大家对网络文化的追捧,而叶修所表现出的勤奋、坚持、执着、努力的品质,感动了很多小说迷,在故事情节中的某些激动的场景,也能让人感同身受。 


  广州网友“时末”,是一名大学生,他告诉记者,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在网络的i浸染中长大的,喜欢新奇、有独特个性的东西,而叶修无论是人物的造型,还是小说中的代表职业,都是与众不同的。


【填词*授权开放】【叶神生贺】千机变

这是给叶神生贺填的词,原曲千本樱。
开放授权。

雪夜里斗神放逐 重走这漫漫征途
愿押上毕生为注 终矣不顾
君莫笑荆棘遍路 一入荣耀终身误
且从头再把酒沽 高歌休诉

若得称神 名讳作谁读
离家十载去 春秋不数
虚名弥无 唯是教科书
得初心不改我如故

【】 却邪一如当初 再难有秋木苏
花开亦由春暮 年华怎算虚度
谁肯望而却步 领教一二不足
他又孤身一人 赴旷世的赌【】
<>兵戈沙场领悟 谁见谁胜谁负
过往作血已乌 红尘里谁相渡
浅梦又见故土 有烟柳满皇都
不忘年少轻狂 漫天伏龙舞<>

辗转已多年倏忽 叹几句人心不古
王朝将倾最难扶 进退维谷
第十区传奇重铸 我荣耀我来守护
千机伞惊涛一怒 天下归服

*战火何处...

冷cp。
© 逾年见字 | Powered by LOFTER